三劍客中文 > 仙俠修真 > 氪金成仙 > 第244章 可惜呀,不能收蘇木當女婿
    “誰啊?”

    徐月的聲音從手機里面傳出來,聽著好像有點心不在焉。

    事實也的確如此,要不然,她也不會連來電顯示都不看,就直接接了電話……說起來,她沒有直接掛掉或者不接,已經算好了。

    “老師,是我,蘇木。你在做實驗呢?”蘇木在自報了身份后,問道。

    徐月看了眼手中的論文,下意識的說:“做實驗?沒……”

    緊接著反應了過來,忙改口道:“啊,對,我是在做實驗,你有什么事?”

    雖然她不止一次,因為看蘇木的論文而入迷,但這件事她從來沒有告訴蘇木,怕被蘇木把她這個老師給看輕了……現在也不例外。

    雖然她支支吾吾,但蘇木沒有多想,還以為她是做實驗太專心,佩服之余,也不講廢話,直接道明了打電話的原因。

    “有個朋友請我幫她過突破任務,明天就得出發去雪山兇地,我給您打電話報備一聲,順便請個假。”

    徐月放下手中論文,正色說道:“突破任務?你去幫忙也好。你的修為也到了快要突破的地步,說不定能從這趟任務中,找尋到突破的契機!至于雪山兇地,去那地方,你們得做好防風保暖的準備。那里面的環境,比外面的雪山,惡劣了不知多少倍。”

    蘇木神色一凜,連徐月都說雪山兇地里的環境惡劣,可見它絕對不簡單,看來得多準備一些可以提供風雪抗性,增加保暖生熱效果的靈肴才行了。

    “我知道了,謝謝老師提醒。另外,我還想請老師幫個忙。”

    “什么忙,你說。”

    徐月答應的很爽快,自家徒弟求上門來,什么忙都得幫啊。

    蘇木先道了一聲謝,然后問:“您那兒有什么普通人能用的護身法器嗎?”

    徐月一聽這話,立馬反應了過來:“怎么,你要帶上小葉子?”

    不等蘇木解釋,她又接著說:“也對,如果小葉子的天賦神通,真是與運氣有關,去兇地,還真能鍛煉她的天賦神通,讓她獲得成長。”

    蘇木急忙應道:“是的,我也是這么想的。”

    不過在徐月身上,還真沒有普通人能用的護身法器,她本想讓蘇木去找文武斌,話都到了嘴邊,卻又改變了主意,問了句:“你們什么時候出發?”

    “初步定在明天下午。”蘇木答道。

    徐月應道:“行,這件事情交給我了,我會在你們出發之前,把護身法器送到小葉子手里的。”

    蘇木大喜:“謝謝老師。”

    “不用謝。”徐月一邊說,一邊起身,拿起面前的這篇論文略作整理,手便探向了一旁,要去拿另外一篇論文,沒想到竟是摸了個空。

    嗯?

    徐月愕然扭頭,發現本該放在身側的另外一篇論文竟是不見了!

    她頓時驚出一身冷汗,急忙轉身想要尋找,卻是被身后的情況給嚇了一跳——她身后不知道什么時候起,竟是站了好幾個人。

    要不是一眼認出了這幾個人都是丹藥系的同事,徐月都要放毒外加用針刀了。

    她先是出聲質問:“你們幾個搞什么呢?什么時候跑到我實驗室里來的?還一聲不吭的在這里站著,想嚇死我啊?”

    隨后就看到了這幾個人,正把腦袋湊在一起,看著一摞文件——正是她要找的,蘇木寫的另外一篇論文。

    蘇木聽到手機里傳出的聲音,急忙關心地問:“老師,您那邊怎么了?沒事吧?”

    徐月這才反應過來電話還沒掛,忙道:“沒事,幾個同事捉弄我,你還有別的事嗎?沒有我就掛電話了。”

    “沒事了,老師再見。”

    徐月在掛斷了電話后,一把就將蘇木的論文,從這幾個同事手里抽走了。

    失去論文,這幾個前一秒還處在石化狀態的同事,立馬‘活’了過來,七嘴八舌的說道。

    “誒,你怎么把論文給拿走了?”

    “我還沒看好呢,快拿來讓我再看看。”

    “不是還有另外一篇論文嗎,也給我們看看啊。”

    “這兩篇論文是誰寫的?你嗎?”

    “你們什么眼神?光看內容不看作者?”徐月揚了揚手中的論文,指著標題下面的作者:“這么大的兩個字,你們不認識嗎?這是蘇木的論文!”

    “蘇木的論文?沒想到呀,他除了對修真基礎理論以及筑基這兩個方面有研究,對丹藥方面的知識,也有如此獨到的看法!剛才我們看到那篇《辯證看待煉丹中火候的掌握》,簡直是把煉丹中火候的種種變化都給講透了。”

    “可不是嗎?最為關鍵的,是他還提出了幾個新構思,這不僅是對火候理論的補全,要是順著這一思路走,說不定還能研究出許多新東西來!”

    “煉丹的火候理論,經過這么多年的發展,早已經趨于完美。在這樣的情況下,蘇木竟然還能提出新東西,而且還不是單純的假想,是比較成熟的理論,甚至可以直接套用于實踐操作中……實在是不可思議!”

    同事們的表現,讓徐月暗爽不已。

    但她沒有表現出來,反而是一臉平靜的說:“這就不可思議了?你們有點兒出息好不好?這些不過是蘇木的基本操作而已!你們看我,有像你們這般驚訝、這般沒有見識嗎?你們是老師,就不能穩重點兒嗎?要是讓學生看到你們的表現,會怎么想?”

    與此同時,徐月的內心則在想:“難怪老師那么喜歡炫耀蘇木,這種看到別人被驚的目瞪口呆的感覺,真的是太爽了。”

    幾個同事看著徐月,沒吭聲,只是在心里面吐槽:之前是誰跑到粵省去待了幾天,還好意思說我們。

    徐月大概的翻看了一下論文,確定沒有少頁,才說道:“你們跑到我這里來,有什么事?不會是專門過來看蘇木論文的吧?要是沒事,我可就得走了。”

    這幾個同事原本是過來問蘇木今天的學習情況,他們又開盤了。不過在看了蘇木的論文后,他們也沒心情賭錢了,只想要學習。

    “你要有事,就去忙你的,把蘇木的論文留下來給我們再看看,或者讓我們抄一份?”

    “呵呵,想的倒是挺美。”徐月白了這幾個同事一眼,說道:“我現在,就是要把這兩篇論文拿去交給文主任,你們想看、想抄,找主任說去。”

    幾個同事不吭聲了。

    找文主任討要蘇木的論文?別逗了好嗎!但凡是蘇木交過去的東西,哪怕是一頁廢紙,也休想能從他那里要到。

    徐月把幾個同事的反應盡收眼底,忍著笑,說道:“不敢去?那就等兩個月,在學術雜志上面看吧。”

    “只能這樣了……”幾個同事嘆道,想著要再過幾月才能看到這么好的文章,都有些心煩氣躁,卻又沒有辦法。

    “對了。”徐月都走出實驗室,又退了回來,正色警告道:“你們剛才看到的論文內容,在正式發表之前,禁止外泄。還有,你們也別動歪心思,不然以主任的脾氣,你們應該知道后果!”

    雖然有些小人之心,但是為了蘇木,徐月必須把丑話說在前面。畢竟學術抄襲作假之類的事,在修真界里,也不是沒有發生過的。

    幾個同時紛紛表態,說自己絕對是人品堅挺師德高尚,不屑也不可能做那種事。

    當徐月來到文武斌的辦公室,他正在看著昨天的討論記錄。

    徐月把兩篇文章拿了出來,放到文武斌的辦公桌上。

    “老師,這是蘇木寫的丹藥論文,我看了一下,水平不比之前的筑基、修真基礎理論等文章差。”

    “哦?”文武斌聽到這話,不禁大喜,拿起兩篇文章便翻看了起來。

    徐月又道:“還有一件事,蘇木要去雪山兇地,幫他的一個朋友完成突破任務,他打算帶著小葉子一起去,以鍛煉小葉子的天賦神通,但又怕小葉子在雪山兇地里遇到危險,想給小葉子求一個護身法器。”

    “如果小葉子的天賦神通真是運氣,那么在兇地里,還真能起到鍛煉效果!至于護身法器嘛……”

    文武斌想了想,說道:“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吧。正好學校在頭疼,蘇木連續在《修真學術報》上發表論文,理應獎勵,卻又不知道怎么獎勵。給錢吧,他不缺。給丹藥、符文、法器等等物資,他自己生產的,說不定比學校給的都還要好!他這次的請求,倒是給我們提了個醒。不好給他東西,那就給小葉子。說不定蘇木對這種獎勵方式,更為喜歡呢。”

    意外解決了一個難題,讓文武斌很高興。

    他拿起手機,撥打了幾個電話出去,然后沖徐月說:“你去一趟后勤部,有人在那兒等著你。要是他們給的東西不好,你就給我打電話,看我不罵死他們!”

    “好的老師,我這就去。”徐月應道。

    隨著文武斌的修為到了六級巔峰,并且有著往七級邁進的跡象,他在學校里的地位和影響力也越來越高。一旦他的修為,真的突破到了七級,辦公的地方,就得換成副校長辦公室了。

    文武斌一直認為,自己修為的提升,多虧了蘇木的那幾篇文章。正因為此,他對蘇木才格外的看重,對蘇木的事,也是格外的上心,也就是自己沒個適齡的女兒或者孫女,不然早就把蘇木給收了,可惜呀。

    五志說

    感謝:紅細胞2002,的打賞!
宝赢彩票计划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