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劍客中文 > 歷史軍事 > 隋末之大夏龍雀 > 第四百八十六章 試探
    酒樓中,韋圓照走了進來,上了三樓,這是雅間,上面有一個個的閣樓,韋圓照甚至能聽見一陣陣聲音傳來,各種談論之聲,談論的都是長安城的一些熱門話題,或是秦國公出兵扶風,或是哪家高門大閥出了什么事情,更或者是哪個青樓妓院中來了新鮮貨色等等,韋圓照皺了皺眉頭,在這個地方談論事情,可不是一件好事。

    “韋大人,這邊請。”這個時候,不遠處有一個青衣人做了一個邀請的姿勢。韋圓照點點頭,跟著對方進入一個房間內,那青衣人等韋圓照進來之后,將房門帶上。

    韋圓照看見房間內一個錦衣中年人坐在那里,頓時知道對方就是自己來見的目標了,也不知道是乞活軍的什么人。

    “在下乞活軍古名杰見過大人。”中年人笑瞇瞇的拱手說道。

    “這里人多眼雜,你來這里,難道不怕被人知曉?”韋圓照心中一陣后悔,若是被人知曉韋氏和乞活軍有聯系,就算韋氏再怎么厲害,恐怕也要受到處罰。

    “韋大人不必擔心,這三樓都被在下包下來了。這里所說的,所見到的,也無人知曉。”古名杰很自得的說道。

    韋圓照聽了恍然大悟,若是平白包下這三樓,顯然是不合適的,長安城中權貴也不知道有多少,不開門做生意,顯然是不符合常理,唯獨將這附近的幾個房間都給占據了,就算是有人,也沒有辦法呆在里面,這樣才不會被人察覺。只是沒有想到眼前之人居然整個三樓都給包了下來,這需要多少人手,也能看出來,乞活軍在這長安城中,也不知道埋伏了多少人。

    “不知道古大人來見我韋氏有何指教?哼哼,韋氏之女雖然在江都,但我韋氏貴女也不知道有多少,犧牲一個女兒也沒什么了不起的。”韋圓照在古名杰面前坐了下來。

    這句話韋圓照倒是沒有說錯,韋氏最擅長的就是生女兒,而且生出來的女兒是一個比一個漂亮,和世家大族聯姻不算,主要還是和皇室聯姻,死了一兩個女兒并不算什么。

    “那自然是如此,一個女子和韋氏的基業相比自然是不算什么,只是有的時候,一個女子也能幫上韋氏不少,不是嗎?韋氏難道就這么斷定日后這江山是李淵的?”古名杰不緊不慢的說道:“我古氏比不上韋氏,但也算是地方望族,這種事情在我古氏以前也曾發生過,亂世之中如何解決此事,大家都差不多,韋大人以為呢?”

    韋圓照嘴角上揚,冷哼道:“李煜想要什么?大家都是聰明人,若是太過分的事情,韋氏是不可能答應的,哪怕我那侄女死在江都也不成。”

    “不是想要什么,王上豈會讓韋氏吃虧?畢竟大家都是姻親,大夫人對李氏還有功勞的。這件事情對雙方都是有利的。”古名杰趕緊說道:“李淵能從突厥弄來不少戰馬,相信韋氏也是可以的,古某看了一下,這長安城中好像是不禁戰馬交易的。”

    “李煜還真是好大的胃口,長安城中是不禁戰馬交易的,但戰馬不能出關中,而且,突厥的戰馬也不是輕易能得到的,買過來的戰馬都是閹割的,是突厥騎兵淘汰下來的戰馬。”韋圓照冷哼道:“戰馬不僅僅是夏王想要的,唐王也是需要的。”

    “那是自然,若是好弄的話,王上豈會來麻煩韋氏。”古名杰笑呵呵的說道:“韋大人放心,高出市面兩成來收購戰馬,而且只要戰馬出長安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就不用韋大人擔心了。”

    韋圓照深深的望了古名杰一眼,說道:“乞活軍還真是好手段,好本事,居然能從關中弄走戰馬。不過,此事關系重大,我也不能做主,回去稟報兄長之后,下次再議。”

    “如此甚好。”古名杰也不在意,若韋氏隨隨便便就答應此事了,反而不正常了,這里面肯定是有問題的。韋氏表示要考慮一番,反而還有可能。

    韋圓照站起身來,正待離去,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淡淡的說道:“回頭告訴李煜,好生照顧珪兒,這些年她過的不容易。”

    古名杰聽了面色一愣,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趕緊說道:“韋大人放心,下官一定會稟報王上的。”韋圓照聽了冷哼了一聲,出了房間。

    “或許還真是真的。”古名杰幽幽的說道。他在長安待久了,隱隱的也知道一些事情。只是這件事情太過于離奇了,以前的他是不敢確認的。現在韋圓照這么一說,事情還真的有可能。古名才搖搖頭,很快就將這個念頭拋在腦后,這件事情可不是一個臣子能過問的。

    韋氏府邸,韋園成三兄弟坐在一起,韋圓照將事情說了一遍,才說道:“這件事情關系重大,我也沒有答應,只是推脫了一番。具體的事情還需要兄長做主。”

    “這件事情可不好辦啊!戰馬這個東西自古都是違禁的,就算是唐王自己都不能從突厥獲得大量的戰馬,玄甲鐵騎的戰馬耗費了好大的力氣才組建的。我們想要偷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韋匡伯搖搖頭,說道:“錢財是小事,危險才是大事。”

    “戰馬是次要的,李煜恐怕是有其他的想法。”韋園成摸著胡須,搖搖頭,笑道:“他實際上需要的是我們關中世家的支持,最起碼,是在將來,他若是進入長安城了,進入關中了,那個時候的支持。戰馬?他想要戰馬,有許多種辦法。哪里需要我們韋氏出手幫忙的。”

    “他是來試探我們的,或者是說試探我們關中世家的?”韋匡伯和韋圓照聽了之后,面色一動,失聲驚呼道。

    “此人野心勃勃,不可小覷。還沒有進入關中,就在考慮以后的事情了,日后和唐王爭奪天下的人,肯定是他。”韋園成點點頭說道。

    “那我們?”韋圓照忍不住詢問道。

    “答應他,但告訴他,這件事情也是要靠機緣。能弄到戰馬自然是好事,若是弄不到,我韋氏也不可能專門幫他們。還有,一匹戰馬也不必比市面上高多少,和市面上一樣就行了。”韋園成淡淡的說道。

    也不說幫忙,也不說不幫,只是順勢而為。這就是韋氏的態度。
宝赢彩票计划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