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劍客中文 > 網游競技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其所追尋的遠方 XXVIII
    “坐在這里可以么?”

    少女看著那片雪白的素芳花海,還有花海之下環繞著自己的人群,神色不一的面孔,抬起頭去,輕輕對身畔的德蘭點了點頭。在這個破敗不堪的世界當中,這片花海在她看來好像是唯一的凈土。

    人群之中的阿勒夫不自覺地向前走出一步,但有人從后面拉住了他,“殿下,卡珊宮那邊還等你主持大局。”他好像想到與七海旅團的眾人送行的那一夜,一時間不由怔在了原地。

    ……

    卡珊宮外,賽舍爾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懷表。他抬起頭,看著半空中沉沉的陰云,守衛們在宮墻之上巡邏,傷員被抬到了塔樓下面,那里有一片棕櫚林,扎了幾頂臨時的帳篷。

    帳篷沉浸在清晨氤氳的晨光之中,默然無聲。

    他回過頭,看向卡珊宮白色的拱頂,代表著王室的旗幟竟有些殘破,像是被火燒過一樣,這才想起那日星落之后,竟沒人顧得上這邊的事情。

    伊斯塔尼亞的皎月早已落下,或許不再升起——遠處響起了急促的鼓點,天邊懸著一道烽煙,身穿長袍的士兵手持長戈快步跑過,落下一串零落的腳步。

    一只小手抓著他的衣角,搖晃了兩下,那個年齡最小的王子,黑漆漆的眼中好像閃著光。“賽舍爾大人,我可以到前面去參加戰斗么?”賽舍爾將手放在他的頭頂上,輕輕撫摸了一下。

    ……

    巴巴爾坦忽然之間停了下來,心中閃過一絲悸動。

    衛士們皆回過頭來,看向這個方向。而沙之王抬起頭來,看著眾人,面色平靜如常:“都停下干什么?繼續向前,我們的英雄正等著我們去支援。”

    “父王?”阿菲法也有點擔憂地看了過來。

    一抹淡淡的微笑浮現在巴巴爾坦臉上,他用溫和的目光回應自己的女兒,好像想起了許多年前,她與她姐姐都還只有那么一點兒大。“怎么了,阿菲法?”

    “只是有些擔心。”

    “沒什么,你要相信你姐姐還有阿勒夫,你與他不是最為要好么?”

    阿菲法咬了一下嘴唇,輕輕點了點頭。

    巴巴爾坦輕輕抓著韁繩,看向漫無邊際的風沙,那正是伊斯塔尼亞人世代所棲息的土地。

    ……

    “把那條黎明之星的喪家之犬給我找出來!”龍火公會大姐頭尖利的聲音,正回蕩在圣殿之間。

    方鸻雖然不清楚龍火公會的人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不過他拍了拍大公主的手臂,然后示意對方和自己一起起身走出去。

    魯伯特公主有點意外,但見他已經走了出去,猶豫了一下,也只好拎著劍跟了出去。

    龍火公會大姐頭看到兩人,聲音戛然而止,大約是沒想到對方會主動出現。而方鸻的目光同樣打量著這十多個人,然后才開口問道:“你們怎么會在這里?”

    這個問題正問到了大姐頭心中的癢處,她微微一怔之后立即露出得意的神色:“你沒想到吧——”但話音未落,便被身后一個穿著灰色斗篷,藏頭露尾的人給扯了回去。

    那個人用冷漠的目光看著他與大公主,低聲道:“別廢話,抓住他!”

    龍火公會的人立刻刀劍出鞘。

    左右兩邊的庭院之中,也閃現出無數身影,一眼看去,足有數百人之多。

    但方鸻只冷靜地看著此人手上的長弓,心中意識到這正是之前射擊他與大公主的游俠,對方的實力,應當稍遜于銀之翳的秦執。

    沒有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他倒并不是很失望,只伸出手攔住身后的大公主殿下:“你跟好我,公主殿下。”

    “艾德,那些人是圣選者,我聽說過你的一些事情,你應當不想在這些人面前展露龍魂對嗎?”魯伯特公主手握長劍,目光靜然地看著龍火公會的人,“這里交給我來出手好了,這些人我還能應付。”

    “他們不止這點人,”方鸻抬頭看了看四周,“再說對付這些人,我還用不上龍騎士。”

    公主微微一怔,回過頭看著他。

    方鸻低聲道:“塔塔小姐。”

    妖精小姐輕輕頷首。

    一片銀光,在他身后閃現。

    正在向前的龍火公會成員齊齊停下腳步,眼中映出不可思議的色彩。“臥槽!”有人甚至忍不住罵了一句臟話,在方鸻身后升起的,正是一面銀色的矩陣。

    矩陣的每一個節點,皆是一面面光門,而光門之后,銀色的梭狀構裝體正從中飛出,一只接著一只。方鸻舉起左手,每一個光點之中皆射出一束紅色的熒光,向著龍火公會的眾人掃了過來。

    所有人都仰頭看著這一幕。

    那是成百上千的發條妖精。

    龍火公會的大姐頭這會兒好像才剛剛反應了過來,意識到方鸻之前是在套她的話,她甚至還沒看清楚眼前的一幕——正有點惱羞成怒,嘴里罵罵咧咧不太干凈。

    但忽然之間,那個身著灰色斗篷的人一把將她推開,罵罵咧咧的聲音也戛然而止,后者只尖來得及叫一聲跌向一旁的花壇之中。

    而灰衣人丟下長弓,反手從斗篷之下抽出彎刀,“小心,這些東西不是簡單的發條妖精!”他厲喝一聲,而那一刻半空無數光點之上的紅光一閃即滅,下一刻紛紛化為一道銀灰色的影子,直射而下。

    半空中傾下的銀光,如同一場銀色的豪雨,那一道道銀色的光束,正連向地面。

    灰銀色的光芒穿透了人體,并帶起一片血雨,灰衣人是其中反應最快的一個,但也只來得及揮出一刀切開兩只構裝體。

    在一片飛散的銀色碎片之中,而更多的銀色構裝體,正從他左右飛掠而過——

    張開的刃爪,閃爍著森森的寒光。

    那十多個在灰衣人左右的龍火公會成員終于意識到大難臨頭,紛紛轉身逃走。但他們怎么可能趕得上靈活構裝的速度,一片銀色的洪流,頃刻之間便從后面講他們追上。

    大姐頭坐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個灰衣人,被十數只發條妖精扯成碎片,它們仿佛已經不再需要什么攻擊方式,單憑數量便已足以淹沒一切。

    她有點膽寒地看著銀色的蜂群從自己左右兩邊分開,而那個曾經在旅者之憩與自己有過一面之緣的年輕人,正冷著臉向這個方向走了過來。

    方鸻一把將她從地上拽了起來,問道:“你們怎么會在這里?”

    “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大姐頭牙尖嘴利。

    但外強中干的話語馬上化為了一聲尖叫,方鸻抓著這個女人的胳膊向背后一扭,這位大姐頭好像嚇得已經忘了自己是一個女劍士,只痛得眼淚直流。

    然后她感到脖子一涼,一把長劍架在了那個地方。

    方鸻看了手持利劍的魯伯特公主一眼,才才心中懷著那個疑惑再一次問道:“我耐心有限,再問一次——你們怎么會在這里?”

    這會兒庭院左右的龍火公會的成員才如夢方醒,紛紛向這個方向沖了過來,人群之中還有人大喊一聲:“先救人!”

    而一片箭雨已經拋了過來,但密密麻麻的構裝體四散開去,叮叮當當擋下羽箭,少有幾只漏網之魚,落在方鸻護盾之上,也無力地垂了下去。

    看到這一幕,大姐頭總算明白自己落在了對方手上,生殺予奪由人,心理防線頓時崩潰。

    她其實早已嚇得六神無主,此刻只哭著連連搖頭:“別殺我……梵里克一戰之后,我們便注意到你了。后來發現你們才是在多里芬導致我們功虧一簣的罪魁禍首,所以從依督斯開始,我們的人就一直跟著你們——”

    方鸻心中只是不信,若有人跟著他們,卡拉圖和唐德不可能沒發現。

    但對方顯然生怕他不信,趕忙回答:“伊斯塔尼亞溝通南北的商道也只有那么幾條,我們根本不需要知道你們走的哪一條,只需要提前在那些地方布下眼線就可以了。”

    “阿基里斯也是你們的人?”

    大姐頭點點頭。

    “那么坦斯尼爾的走私商人,也是你們故意放出的信息了?”

    “那是為了讓大公主發現沙之王巴巴爾坦的‘秘密’……”

    “所以龍火公會在北方活動的事情,也是你們放出的迷霧,為了轉移星門港方面的注意力了?”

    “是……是這樣……”

    方鸻看著她,忽然問道:“你們為什么知道我在這里?”

    大姐頭瞪大眼睛,聲音戛然而止。“我們不知道……”

    方鸻懶得和這個女人廢話,何況他也沒那個時間,只抓著對方的手臂,用力一壓,將手臂扯得近乎脫臼。大姐頭痛得‘啊’一聲慘叫,幾乎翻起白眼來。

    但她痛哭流涕,就是死也不肯回答這個問題。

    方鸻明白自己已經問到了問題的關鍵。他抬起頭來,看著逼近的龍火公會的人,忽然之間想到之前自己問葉華的那幾個問題,心中總覺得有一絲不安。

    他講大姐頭抓了起來,然后對著那些人喊道:“不想她死的話,就給我停下來!”

    這話好像起了奇效,龍火公會的人竟齊齊一停。方鸻不禁有些意外地看了這個女人一眼,沒想到對方的身份竟然如此之高。

    但這也只起了片刻的作用而已,只轉瞬之間,龍火公會那邊便傳來一個聲音:“她還有復活的機會,抓人!”

    伴隨著這句話的,是一聲尖嘯,一只短矛,從那個方向直射過來。所指的目標,竟然不是方鸻,而是他手上的大姐頭。

    方鸻想也不想,目光一閃,只見他前方一道光門打開,一具能天使從中閃現而出。下一刻劍光一閃,當一聲巨響,火花飛濺之中,那短矛已經打著旋兒飛了出去。

    大姐頭在他手上瞪大眼睛,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敵人救下來。她本還以為對方不會殺她,沒想到方鸻命令能天使擋下這一擊之后,身后魯伯特公主上前一步一劍橫過——

    這位大姐頭死不瞑目的腦袋便骨碌碌地滾了下來。

    方鸻回頭看著這一幕,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我沒打算殺她。”

    “艾德團長,”公主殿下隨手一甩劍上的血珠,在地上留下一道血痕,“你把她留下來,信得過么?”

    “打昏就可以了。”

    魯伯特公主白了他一眼:“你之前的行為好像也稱不上紳士,這會兒就全怪到我身上來了?”

    但她忽然意識到以自己的立場,實在不應當用這樣的口氣和對方說話,態度這才稍稍軟化了一些:“艾德團長,你們的夜鶯小姐不止一次說過,有時候你的心就是太軟了,尤其是在女人面前——”

    方鸻一臉無語,這又是什么歪門邪道的論調,肯定又是愛麗莎在說自己的壞話了。

    他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自己其實并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殺了這個女人,就意味著失去了圜轉的余地。雖然對方先前對這龍火公會的大姐頭出手,但這里面明顯有些蹊蹺……

    他不由看向前方,果然魯伯特公主這一下好像是捅了馬蜂窩一樣,龍火公會的人已紛紛圍了過來。

    當然這些烏合之眾在他看來都不算什么——若是在外面,他自然只有抱頭鼠竄——但在這個地方,有塔塔小姐在,這些人在他看來無非是個數字而已。

    他召喚出的近千只發條妖精,在塔塔小姐那里占用的計算力,還不到先前龍騎士構裝的三分之一。若他想要的話,可以把這個數字再提高好幾倍。

    而真正讓他擔心的,是之前擲出短矛的那個家伙。他之前讓能天使擋下那一擊,看似輕輕松松,但那具能天使的實力,其實差不多也趕得上之前他用來對付利夫加德的那些能天使了——

    擲矛的那人,實力絕對不簡單。

    更重要的是,對方之前擲矛的那一剎那,他分明在其他龍火公會的人看到了愕然。他甚至隱隱有一種感覺,這個隱藏在眾人之中的人,有可能并不是龍火公會的人。

    但這會兒想這些已經晚了,他只能低聲對魯伯特公主說道:“我們準備突圍。”

    公主殿下手持長劍,也不再提之前的那些事情,只輕輕點了點頭。

    方鸻目光看向前方,半空中無數的發條妖精紛紛匯聚在一起,形成一波浩浩蕩蕩的銀色大潮,向著前方洶涌而去。

    而無以計數的構裝體,仍在從他身后的光門之中飛出,這些匯聚在一起的構裝,竟生生在兩人前方沖開一個缺口來。甚至連左右兩邊的龍火成員,也不得不退讓開去。

    人群中有人在尖叫:“用法術,用法術!”

    但已經晚了。

    方鸻與大公主已經找到機會,兩人齊齊向著那個打開的缺口沖了過去。此刻有人想要過來阻攔,但七八道光芒同時在方鸻身邊閃現,能天使從中跨步而出,一片劍芒向前,沖過來的人不得不止步。

    其他人甚至已經看呆了,好像終于有人注意到了這一幕的不正常:“他怎么能控制那么多的靈活構裝!?”

    “蒼之輝有這樣的能力!?”

    方鸻聽到‘蒼之輝’三個字,下意識立起耳朵,向那個方向看去。他正疑惑這些人怎么會知道自己擁有蒼之輝的事情,但忽然之間,一個有些低沉的聲音傳來:

    “那可不是什么蒼之輝,那是龍魂的力量。”

    方鸻驟然轉身,那個聲音——正與之前慫恿眾人殺了大姐頭的那聲音,一模一樣,仿佛出自同一個人之口。

    而就在那一刻,他好像忽然之間感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從身后升起,那個方向的人群之中閃過一道淡淡的黑影,那黑影才剛剛落在他眼簾之內,耳中便已聽到一聲尖利的風聲傳來。

    但風聲并未擊中他,‘當’一聲巨響,那明晃晃的刀刃被一支從虛空之中伸出的長槍擋了一個正著。那道黑影一頓,方鸻這才看清,握刀的是一個身形削瘦男人。

    而其身上的裝束,居然與之前那個灰衣人有幾分相似。

    方鸻這才回過頭看著從虛空之中伸出的長槍,高大的鋼鐵騎士正從后面跨步而出,他竟然聽到一片此起彼伏的吸氣聲。

    有人好像認出了這具構裝體的身份:“那是屠龍騎士……修瑪?”

    “他真的可以用約修德的龍騎士?”

    那個男人一擊不中,干脆收起刀,后退了兩步,看著他。

    而方鸻則低聲對一旁的塔塔小姐道了一句謝:“謝了,塔塔小姐。”這是龍魂小姐救了自己一命,要是他自己來應對這一刀的話,他根本反應不過來。

    不過龍魂在這里可以主動召喚構裝體,這對于他來說倒是一種奇特的體驗。

    只是他話音未落,那個持刀的男人竟然再一次開了口:“果然是龍魂,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擁有龍魂,而且還學會如何與龍魂溝通了。”

    對方停了一下,看著他笑了笑,笑得有些古怪:“不過歸根結底也只是一個新人而已,而且既然你已經展示了自己的龍魂了,那么接下來,就認識一下我的龍魂好了。”

    他一邊說,一邊回過頭去,像是對空氣說了一句話。那語調低沉而晦澀,方鸻聽得清楚,正是龍語。

    然后頃刻之間,他看到兩人之間的空地上,空氣蕩漾出一圈又一圈的波紋。

    像是有什么東西,正在顯形。

    ……
宝赢彩票计划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