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劍客中文 > 歷史軍事 > 神話版三國 > 章節 第三千三百零二章 狐貍呦呦呦
    陳紀確實是在發揮余熱,但和皇甫嵩當時所說的那種希望死在外面的情況完全不同,用陳紀的話說就是,自己得多有病才會想著死在外面,他又不是武將,他的能力更多是用來管理后方,皇甫嵩瞎猜自己的想法沒什么問題,可亂套武將的模板可就不對了。

    “您這么說可就不好了,我要是小狐貍,那老陳家可就成青丘山了。”陳曦笑著說道,倒也沒將陳紀的話當一回事。

    都是千年的狐貍,講什么聊齋啊,而且要全是狐貍,他陳曦可能還能算個涂山氏的狐貍,陳家其他人雖說不至于算是有蘇氏,但十有八九都是純狐氏,好歹陳曦夠白啊。

    “哈哈哈,青丘山好啊,狐貍這種生物聰明,長九條尾巴的更是瑞獸,有什么不好的?”陳紀笑著說道,伸手從一旁的抽出一個木匣丟給陳曦,“你要什么我大致也都知道,給你就是了。”

    “唔,果然,您早都備著了啊。”陳曦將木匣打開,看著里面的錦書,嘆了口氣,“你說你們這么玩不累嗎?”

    “那你說不這么玩,玩什么?不無聊嗎?”陳紀反問道,“又不是你,更不是這個時代,出又出不去,只能對內壓制了。”

    “接下來我會將這些因果全接下,老陳家可能會背鍋,您也擔待點。”陳曦看了看名錄,這種東西就算是賈詡和李優聯手也弄不出來,只有陳氏這種本身就屬于建群成員的家伙才會有,而且也只有陳紀這種具備梳理整個國家人員勢力的家伙才能做到整理出來。

    “誰讓你姓陳呢?再說我們老陳家背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陳紀平淡的說道,反正黑材料已經夠多了,再多也無所謂,其他人還能真動手不成,陳曦還在上面壓著。

    “其實我覺得你現在沒必要再繼續這樣。”陳紀猶豫了兩下之后,一轉話鋒暗示道。

    “做完這一批就夠了,各大世家的心思太沉了,再讓他們用各種手段遷徙,國內的人口非被他們搬空三分之一不可。”陳曦搖了搖頭說道,“太過了,也該收斂收斂了。”

    世家和漢室本身結合的太過密切了,說一句過分的話,整個三國年間能真正說是平民出身,有名有姓有記載的人物只有兩個,其他的關羽,張飛,趙云其實都是小地主出身。

    練武可是需要吃飽,而練的好,更是需要吃肉的,而在那個時代普通百姓別說是吃肉了,連吃飽都是問題。

    這還是將校這條對于家財要求不高的路線,換成真正君子六藝那種培養方式,小地主都玩不起,所以文臣,沒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老百姓,就算是所謂的寒門,要么資質逆天,要么遇到了適合的老師。

    故而哪怕是到現在,漢室七成以上的官位依舊在世家手上壟斷,這還是陳曦這些年轉業了不少的中下層將校,以及優秀的平民學子,否則這個比例會更高。

    這也是為什么很多東西沒辦法查的原因,就跟之前衛氏查物資來源一樣,他們能查到物資是漢室,但轉手的人太多,不斷地經過集散,轉手,而且大多數都屬于正常的商貿,最后發過來的是來自于不同地方,不同貿易網絡匯聚起來的成品。

    這種事情普通人其實是做不到的,故而衛氏動腦子就能鎖定到五大豪商和官方,可鎖定了也沒有任何的意義,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

    因為根本沒辦法查,吳氏從衛氏的手上買東西通過集散和轉手賣到安息了,你能確定這是吳氏干的,還是其他人干的?

    甚至往深了思考的話,這些武器裝備就不能是衛氏自己轉手通過商貿網絡賣過來的嗎?甚至這種可能更現實,也更能瞞過衛象,做兩手準備,布上兩顆棋子,一陰一陽難道沒可能!

    所以根本沒辦法查,只能鎖定肯定是五大豪商和官方,但準確是誰,除非對方明確地交換盟約,否則,就之前的交流那是真的信不過,吳氏想的太過簡單,在簽盟約之前,衛家其實依舊信不過。

    同樣陳曦現在遭遇到的情況也是如此,從中原偷人的世家是哪些他心里有數,甚至別看現在陳紀這么爽利的掏出東西交給陳曦,可陳家讓袁氏頂鍋,自己暗地里偷人的事情又不是沒有發生。

    這群老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人,陳曦親自來這里也只是表明,我受不了了,你們再繼續瞎搞,我就真動手收拾你們了。

    西遷是一個非常復雜的旅程,但各大世家的做法將這件本身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完成的非常之優秀,優秀到哪怕陳曦之前就有所估計,也沒想到這些家伙居然能做到這等程度。

    燒地契文書拉攏人心是第一步,然后趁著自家勢力范圍的百姓心生動搖的時候攛掇他們跟自己去創造美好生活,甚至暗地里買通那些鄉賢鄉老,忽悠著這些人上路。

    之后就簡單了,車馬行購入車馬,從本地上郡道,一路送去長安,在長安吃喝玩樂幾日,讓這些百姓感受到什么叫做新時代,新快樂,讓沒見過世面,沒出過老家的普通百姓生出搬家不外乎如此,旅游還是非常快樂的感覺。

    這樣這些人自然沒有了抵抗心理,之后抓緊時間乘車往西北走,一路飆出玉門關,然后朝著西域殺去,下車開始步行調整,而這個時候百姓就算是發覺了自己上當了也沒可能走回頭路了。

    只能半推半就,罵罵咧咧的跟著各大世家繼續西進了。

    這套流程陳曦是認同的,而且也正因為靠著這種做法,原本幾乎不可能離開故土的漢室百姓被綁架到了帝國的車架上,開始了西征,也讓漢文化的種子瘋狂的灑向整個歐亞大陸。

    可以說,這是陳曦之前一直認同的方式,可現在陳曦發現了一個問題,各大世家在遷完自家勢力范圍愿意跟隨的百姓之后,開始忽悠其他地方的百姓了,而且不少官員對此大開方便之門。

    陳曦一開始其實沒反應過來這是為啥,后來親自來巡查的時候,可算是明白了,這些官員其實都是各大世家的小號,本質上就是給自家干活,當然賣力了。

    更重要的是陳曦很難管這種事情,約束其實也很難約束,一紙政令下去,很有可能直接讓雙方對上,還不如簡單點,直接將名單拿到手,然后好好談談,太貪心了也不好。

    “最大的,就是那十個玩意兒了是吧。”陳曦大致看了一眼錦書之后,抬頭對陳紀詢問道。

    “可你就算是知道了那十個玩意兒,也沒辦法不是?”陳紀摸著胡子笑的有些得意,“這些其實是非常下三濫的手段,可面子不能當飯吃,各大世家都抱著現在要面子,未來沒面子,算是不要臉了。”

    “您倒是心里有數啊!”陳曦沒好氣的說道,“這樣吧,你們在安息那邊的布置我可以當做沒看到,但你們也別太過分了,接下來我會調整一批官職,之后你們再繼續像之前那么肆無忌憚,也就別怪我了,雖說是各憑手段,可我也要面子的。”

    “行行行,你陳子川的面子最值錢。”陳紀笑罵道。

    陳紀很清楚現在在漢室內部轉移人口的家族是哪些家族,但這些家族一方面沒辦法查,另一方面查了也沒意義,這些百姓真的是自愿的,各大世家其實現在已經抓住了陳曦的弱點,那就是老百姓真自愿做什么,除非這件事真有錯,陳曦其實不大會管的。

    然而西遷有錯嗎?沒有,相比而言,中原現在的生活水平和西遷那群百姓的生活其實并不會有太大的區別。

    畢竟五十畝田一個人和五百畝田一個人,大致的生活水平并不會有天壤之別,畢竟很多吃喝玩樂的東西,到最后比的其實已經不是吃喝玩樂本身,而是格調了,后面的才是大頭。

    加之陳曦對于社會大環境的調節,西遷和在中原生活,其物質條件差距不會很大。

    真正要說差距的話,只能說在未來西遷的那些百姓在晉升通道上更有優勢一些,畢竟各大世家又不是傻子,外族和本族他們還是能分清的,在大家能力近似的情況下,憑什么選擇外族?

    故而,未來西遷的那些百姓要比在中原的那些百姓更容易成功,對于這一點陳曦也沒有什么好說的,畢竟西遷的那些百姓也是冒了風險的,雖說這些風險在歷史長河下游的陳曦看來并不大,可在這個時代的百姓看來那真的是非常巨大了。

    “陳家這邊的話,別在西域和安息那邊搞事了,我睜只眼閉只眼,司馬伯達那個笨蛋還給你們提供保護傘,收手吧。”陳曦嘆了口氣說道,最難管的就是這些家伙了,踩著線來。

    “可不在那的話,我們家好不容易吸納的人口放哪里?”陳紀揣著明白裝糊涂,“北貴現在還不到時候啊。”

    墳土荒草說

    放飛自我,最后兩天雙倍了啊,趕緊投啊,作者要涼了
宝赢彩票计划软件app